詹克團反攻比特大陸:一場失去人心的自我挽留

2020-07-07 16:48:48 極客網 分享

  詹克團出局是因為失去了人心。在人心沒有朝向他的時候,再多的動作,也只是自我感動和自我挽留罷了。

  在吳忌寒重掌比特大陸大權后,這家全球最大礦機公司的創始人之戰仍未平息。

  去年10月,在投資人和公司員工的支持下,吳忌寒向詹克團發動了「政變」。10月28日,比特大陸的北京運營主體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(“北京比特”)法定代表人、執行董事均由詹克團變更為吳忌寒。10月29日,吳忌寒發布內部信,宣布解除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。

  緊接著在11月,吳忌寒迅速召開股東大會,廢除了詹克團的特殊投票權。此前,詹克團和吳忌寒均持有比特大陸開曼公司B類股票,其他股東持A類股票。B類股票擁有1:10的投票權。在廢除詹特殊投票權后,吳忌寒陣營占據超過50%的投票權。

  政變之時,詹克團正在深圳出差,一開始他還不相信消息是真的。在確認消息后他立即返回北京,稱將「拿起法律武器」捍衛比特大陸。隨后,他聘請了漢坤律師事務所,并開啟了漫長的訴訟之路。

  01

  詹克團的反攻

  2019年11月,詹克團第一次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,質疑北京市海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作出的工商變更登記。

  在法院受理詹克團提起的行政訴訟后,詹克團又在2019年11月7日向海淀區司法局發起第一次行政復議,請求撤銷北京比特變更法定代表人和執行董事的行為。2020年1月31日,北京市海淀區司法局作出《行政復議決定書》,決定撤銷北京比特2019年10月28日的法定代表人變更,但駁回了詹克團要求撤銷執行董事的決定,因此北京比特的執行董事還是吳忌寒。有專職行政復議的律師告訴記者,根據法律規定,詹克團提起行政訴訟后就不能就同一事項再提起行政復議了,海淀區司法局受理第一次行政復議涉嫌重大程序違法。

  2020年1月2日,北京比特再次更換了法人,由該公司首席財務官劉路遙接替吳忌寒擔任。于是2月12日,詹克團提出了第二次行政復議,請求撤銷北京市海淀區市場監管局準予的北京比特1月2日第二次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行為,并將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恢復登記為詹克團。

  2020年4月28日,北京市海淀區司法局作出了撤銷北京市海淀區市場監管局于2020年1月2日作出的準予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的復議決定,但并未決定恢復詹克團為法定代表人。

  對于北京市海淀區司法局的兩次裁定,比特大陸官方稱「深表遺憾與不解」。比特大陸認為:「北京市海淀區司法局作出的該決定嚴重違反包括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》在內的法律法規和北京比特公司章程,是通過行政手段粗暴干涉公司內部自治;比特大陸會堅決提起行政訴訟,維護公司、公司股東及員工的合法權益?!?/p>

  02

  海淀區司法局的決定是否意味著詹的階段性勝利?

  詹克團的兩次行政復議,引發了幣圈、礦圈還有投資圈等多方面的關注。一些人認為,北京市海淀區司法局的兩次決定明顯對詹克團有利,這意味著詹克團已經取得了反攻上的初步勝利。

  然而,這樣的解讀可能過分夸大行政復議的意義了。

  根據相關法律和司法實踐,法定代表人根據公司章程規定的方式產生,一經內部決議作出即發生法律效力,工商登記僅具有對外的公示作用。行政復議只能撤銷工商部門作出的法定代表人公示登記,但這并不改變詹克團已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的事實。據比特大陸透露,目前北京比特現任執行董事吳忌寒、經理劉路遙目前均正常履職,劉路遙仍為北京比特現任法定代表人。

  2020年4月28日,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頒布了《北京市市場主體登記告知承諾制度實施意見(試行)》,強調減少行政機關對市場主體的自治事項干預。在這樣的背景條件下,如果詹克團僅僅是依靠行政機關干預公司治理,這樣的做法是不占優勢的。

  從股權結構來看,北京比特的唯一股東是香港比特,香港比特的執行董事和授權代表人均為吳忌寒一人;香港比特的股東是開曼公司,而詹克團在開曼公司已不再享有10倍投票權,僅間接持有開曼公司約36%的股份,并被罷免出開曼公司董事會。因此,即使詹克團被錯誤登記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,香港比特也能依法將其再次罷免。

  因此,要說詹克團的反攻取得了階段性勝利,這句話還為時過早。

  03

  詹克團能反攻成功嗎?

  一句話:難。

  要問詹克團能否反攻成功,我們先要看看他是怎么在政變過程中被踢下來的。要知道,在被踢出公司之前,他擁有著1:10的特殊投票權,如果沒有后面的股權變化,他在比特大陸中的票權接近60%。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沒有比特大陸全體資方和員工的支持,吳忌寒發動「政變」成功的希望約等于0。

  也就是說,詹克團被踢出比特大陸不是吳忌寒一個人權謀的結果,而是上至投資人,下至全體公司員工的共同決議。那么問題來了:作為公司的創始人,為什么詹克團會把自己在公司里的地位搞成這個樣子?在吳忌寒于2018年「離開」比特大陸決策層之后,比特大陸內部又發生了哪些事?這就需要對比特大陸的2019年做一個簡單的回顧。

  2019年,在詹克團的帶領下,比特大陸在礦機市場上頻頻失利,市場份額下降到了50%以下。而比特微則勢頭猛烈,2019年向市場出售礦機60萬臺,盈利達數十億元人民幣,其市場份額一度占到了全網的40%。

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編輯:果粉
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历史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