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家們的福音來了!最高法出手,打擊電商惡意投訴!

2020-07-06 11:52:48 電商報 劉峰 分享

最高法出手,電商賣家“伸冤”有道

剛剛過去的618,本該是電商賣家們滿載而歸、喜笑顏開的日子。然而在這片歡聲笑語中,一些賣家卻愁眉苦臉,沒有享受到豐收的喜悅。

原來,一向安分守己的他們,突然在618前夕收到了平臺的下架通知:他們的商品,因為商標侵權被投訴了!

明明是自創的標識,居然是別人的商標?況且早不來晚不來,偏偏這個時候投訴,這里面肯定有鬼!

沒錯,他們遇到的,是電商平臺上臭名昭著的“惡意投訴”。有些不法商家為了打擊對手,通過虛假陳述、偽造憑證和惡意搶注商標等方式,在平臺上進行“誣告”,從而使對方的商品被下架,失去參加促銷活動的機會,手段極其無恥。

這種惡意投訴,不僅讓無辜的商家損失慘重,而且嚴重破壞了平臺的正常經營秩序,同時也是對司法資源的極大浪費,不懲罰不足以平民憤!

因此,最高人民法院近日發布《關于審理涉電子商務平臺知識產權糾紛案件的指導意見》的征求意見稿,明確規定了適用“反向行為保全”的情形。凡是符合條件的商家,都可以可利用反向行為保全的方式尋求司法救濟。

也就是說,電商賣家遭遇惡意投訴后,可跳過平臺,直接向法院申請采取保全措施,恢復商品鏈接。飽受惡意投訴困擾的商家們,終于可以化被動為主動,及時止損,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了。

同時,對于法院處理惡意投訴案件,也已經有了先例可循。

6月初,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法院在收到某商家的申訴時,當日便對惡意投訴者發出了“禁止投訴,即時生效”的禁令。這位商家在三年內被搶注商標者惡意投訴140多次,并被索要20萬元以“贖回”商標。

如此惡劣的惡意投訴行為,顯然是極具代表性的。這起案件的判決結果,有望成為典型判例以供參考。有了法制的武器,被“冤枉”的商家們總算能吹響反擊的號角了。

中小商家才是“弱勢群體”

就線下購物而言,消費者往往被歸為弱勢的一方,有時候就算吃了虧,也因為“麻煩”、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等因素不了了之。

而在線上,便捷的申訴渠道和低廉的執行成本使得消費者維權意愿大大增加,同時法律也為消費者維權打開了方便之門。這在維護消費者利益的同時,卻也給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機,令中小商家們成為了弱勢的一方。

比如,《電子商務法》《侵權責任法》明確規定了網絡平臺的“通知—刪除”義務。意思就是說,無論是消費者還是其他商家,只要投訴了某種商品侵權,平臺就有義務及時處理,否則就要承擔法律責任。

這項規定的本意,是為了規制網絡平臺濫用“避風港原則”,揣著明白裝糊涂,對平臺上的問題商品“睜一眼,閉一眼”。但造成了平臺“寧可錯殺一千,不肯放過一個”的“理性選擇”,從而被惡意投訴鉆了空子。

此外,與之相似的還有買家的“惡意差評”行為。有些心存險惡的買家買來商品后,會故意挑毛病,甚至人為制造出一些瑕疵,以給差評要挾賣家退款。

他們專挑價格不高、容易破損的商品類目和中差評較少的賣家下手,這種賣家因成本因素比較容易妥協。得手后商品自己使用或轉手賣掉,雖然單次利潤不高,但形成產業鏈后就成為了一種暴利。

不管是惡意投訴還是惡意差評,問題的根源都在于權利人的申訴成本太低了,告贏了血賺,沒告贏不虧,幾乎是無本萬利的買賣。

而最高法的“反向行為保全”指導意見,也是在立法暫時不足的情況下,利用司法的手段對這些不法行徑加以制衡,增加他們的申訴成本。

知名法律人羅翔教授說過,如果自由不加限制的話,一定會導致強者對弱者的剝削。中小商家們在各種“誣告”面前就是弱勢群體,而限制侵權投訴、給差評的自由,就是在防止這種剝削產生。

在未來,民法典也將完善相關的法律,平衡權利人、被投訴人以及網絡平臺的權利義務關系,避免網購投訴無門的同時,防止“知產流氓”和“職業差評師”鉆法律空子牟利。

平反“冤假錯案”,電商平臺在行動

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編輯:果粉
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历史遗漏